当前位置:首页 > 《大般涅槃经》讲解 > 正文内容

《大般涅槃经》讲解 第019课·惯子如杀子 | 涅盘经白话文

涅槃经1年前 (2023-03-08)《大般涅槃经》讲解2331

00:00

各位师兄:

大家好!我们继续来学习《大涅槃经》。

昨天讲到释迦牟尼佛对迦叶菩萨摩诃萨说:「迦叶呀,就算是众生当中有毁谤正法的、有不信因果的、有狂造杀业的、抱持邪见的,甚至还有我的弟子中故意知道戒律又不守戒律、故意的去犯禁戒的,就像这样的所有人,我也都平等的生起大悲之心,把这所有人都看做是像罗睺罗一样的亲生孩子。」

【善男子,譬如国王诸群臣等,有犯王法,随罪诛戮而不舍置。如来世尊不如是也,于毁法者,与驱遣羯磨、呵责羯磨、置羯磨、举罪羯磨、不可见羯磨、灭羯磨、未舍恶见羯磨。】

佛陀说:「善男子,我们看世间的国王,他的大臣们,他的臣民们,要是触犯了王法,国王很少对大臣或者相应的臣民进行教育,直接就根据法律,触犯这个罪,应该怎么办就怎么办(中间缺少了一个教育引导的环节)」。但是如来世尊不是这样的,对于那些毁犯正法的人,如来进行各种各样的教育。这里讲了哪些教育方式呢?有「驱遣羯磨、呵责羯磨、置羯磨、举罪羯磨、不可见羯磨、灭羯磨、未舍恶见羯磨」等等等等。

「羯磨」是什么意思呢?有三重含义:第一重是「身、口、意」造作的「业」,「身、口、意」的活动所造作的一切,也称之为「业」,这个「业」是中性的,包括善业、恶业、无记业。有的时候代表什么呢?代表规章制度、代表戒律、戒条、规定。另外「羯磨」有的时候也代表相关行动和事项,跟「业」有点类似又不完全相同,侧重的是行为方面,「业」侧重的是完成的一个结果方面。

佛陀说:「世间的国王是按照法律来行事,臣民们犯了什么错,就要怎么惩办,完全按照法律。」那么佛陀他不是这样的,他有各种各样的规定。这些规定就是佛陀在教化众生的时候,所采用的各种各样的善巧方便。有关于「驱遣」的规定、有关于「呵责」的规定、有关于「置」的规定、「举罪」的规定、「不可见」的规定、「灭」的规定、「未舍恶见」的规定等等。

我们挨个来看一下:

在这里,「羯磨」我们把它理解成相应的规定和规章制度。如果佛弟子,你作为四众弟子,无论是出家的比丘、比丘尼,还是在家的优婆塞、优婆夷,你要符合佛的这种倡导,一旦遇到毁犯正法的不守戒律的等等这些人怎么办呢?你可以进行驱遣,「驱遣」,就是驱逐遣送走,赶走(驱逐出去)。

现在出家人集中的这些寺庙里,我们知道有的寺庙可以允许外来人进行挂单,就是短暂的住一段时间,要登记一下,但是这个外来人要是不守规定往往就会被驱遣,就会被赶走,因为他可能在这里继续留存会影响整个道场的修行环境。

那么在目前,我们的网络微信群也是一个个道场,如果有师兄严重违反这个道场的规章制度,我们也必须进行驱遣,这个是有理论依据的,大家注意。像有的群,为了保护这样一个清净美好的群环境,我们就禁止发过多的广告,或者禁止发一些色情暴力的、跟学佛无关的信息之类的。如果有人不守规定,警告过、我们通知过,但是他还是不守规定,或者有的干脆就是机器人,他根本就不理会你在讲什么,那不得已我们只能进行驱遣(驱逐遣送的意思)。这也是教育众生的一种方式。你在这里,就要符合这里的规定,因为「没有规矩不成方圆」。不符合规定,那就只能被遣送走了。

还有「苛责羯磨」,「苛责」就是我们通常做的批评与自我批评。我们在讲《楞严经》的时候也提到过「休夏自恣」,我们多次在课程当中、在讲经的过程当中,进行「苛责」的这项工作,这也是顺着本师的意思的。就是有一些师兄的做法,不至于让他出群,但是需要进行警告,需要严厉的批评。这种严厉的批评佛陀在世的时候对他的弟子也经常做的,因为严师出高徒,不管教是不可以的。

还有「置羯磨」,「置」,把他放置在一边不理他(就是像冷暴力一样,不理他、冷处理、凉拌)。大家在这里共修,你不配合,你也不遵守规矩,我们先在这里不理你了,你说什么话也不搭理你。有的师兄进来就是搅局的,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进了这样一个学佛的群,他本身也不信佛,所以有的时候说一些话很奇怪,甚至是讽刺挖苦的,所以我们就先不理他,把他放在一边,冷处理,这叫「置羯磨」。

还有「举罪羯磨」,「举罪羯磨」,就有点像「休夏自恣」的意思,也有点儿像上节课我们讲的,每半个月正规来讲出家人就要进行「布萨」,「布萨」就是说大家聚在一起,根据戒本来反省自身,哪里还有不足,哪里犯了戒律,或者帮助师兄们也反省一下自身。「举罪」,「举」就是举出,「罪」是罪过,举出罪过(就是陈列出罪过、过失的意思),目的是什么?是改正,不是说讥笑他,不是这样的,目的是改正、修正、完善「自身」。

还有「不可见羯磨」。有一些教育啊,它是不显山、不露水,它是隐性的,潜移默化的教育。你看着也没有大规模地说教啊,但是群里师兄、师父们表现的都像善知识一样,慢慢地,那个本来不学佛的人,或者本来是外道的,在这里时间久了,也被熏陶的开始信佛了,开始学佛了,开始严格要求自己了。有一些教育,它是不可见的,它好像暗暗地在操作一样,并不明显。

「灭羯磨」,「灭」,灭什么?灭烦恼,灭习气。大家一起共修的目的,就是能够比个人单打独斗的修,要更有效果。在灭烦恼、灭习气方面,因为你有一个对境可以看清自己。有的出家的朋友也跟我讲,他说:「我出家前把出家想象的是那样的,结果出家后发现不是,完全不是。」其实出家后,因为人与人都还没修成佛,所以都带着习气在一起共修,也难免会有各种各样的烦恼啊,冲突啊。那大家在一起要灭掉这些烦恼和冲突,当你的那个「小我」消失的时候,烦恼冲突也就消失了。

「未舍恶见羯磨」,就是说在一定时期内允许你犯错。你可以暂时抱着一些「些微」的恶见,继续在这里修行。大家因为不完美才想要学佛,变得完美,所以允许你在一段时期内,抱持些微的恶见,只要不太影响整个大的共修群体就可以了。

佛陀用种种的善巧方便,每一种都体现出他的慈悲。我们看前面这些,无论是驱遣,是呵责,是把你放在一边冷处理;还是说检举罪过,还是说潜移默化,大家一起消灭烦恼习气;或者是包容你暂时性的有一点恶见;这一切都充满了佛陀对于众生的爱。

然后,释迦牟尼佛还告诉迦叶菩萨摩诃萨,他表面上看是对着迦叶菩萨摩诃萨在讲话,但是在场听经的可不只是迦叶菩萨摩诃萨,大家知道的。迦叶菩萨此刻是一个听经的代表而已。就好像佛陀在一个教室讲课,哪怕他面朝向一个同学,他在讲课,其他同学也都听到了。

当时在娑罗双树这附近的所有众生,都听到了佛陀的讲话,释迦牟尼佛说:

【善男子,如来所以与谤法者作如是等降伏羯磨,为欲示诸行恶之人有果报故。】

为什么如来要采用以上各种各样的规章制度,来与这些谤法者相处呢?一些诽谤正法的、不信因果的、肆意杀生的、抱持邪见的、故意犯戒律的这些人,如来用种种的「羯磨」来对治他们,目的是什么呢?目的是降伏他们,告诉他们,恶有恶报,不要造恶。

【善男子,汝今当知,如来即是施恶众生无恐畏者。】

善男子,你们要知道,如来前面讲的、做的这种种「羯磨」,目的是什么?是让那些即便是造了恶业的众生,也没有那种恐惧、畏惧之感。即便造恶了也不是说,立刻就受恶报,而是教育他一段时间让他改正,只要他改正了,虽然种下了恶因,但是缘如果不来配合的话,恶果短期内不会呈现给自己,所以这些做恶的众生,就不会有那种恐怖和畏惧的心理产生,因为如来爱众生。即便是这个孩子做错了事儿,我不是马上用鞭子抽他,马上让他下地狱,不是这样的,我要给他一个教化的时间,在这个教化的时间段内,可能他就改掉了,他就可以不去承受它的恶果了,因为爱!

【若放一光若二若五,或有遇者,悉令远离一切诸恶,】

佛陀说,有的时候诸佛如来也放光。放一道光,两道光,五道光,有遇到佛光的人,就会让这些众生远离一切诸恶。

当我们观想本尊,观想佛菩萨的形像时,你盯着一幅跟你特别有缘的佛菩萨的形像看的时候,那一刻你心无杂念,完全被净化了,对不对?有的师兄浑身发热,当然也有发冷的,也有震动的,也有涕泪悲泣的。你观想着佛菩萨形像的那一刻,你的灵魂瞬间被清洗了,你就远离了一切的恶行。

【如来今者具有如是无量势力。善男子,未可见法汝欲见者,今当为汝说其相貌。】

佛陀说,善男子们,如来爱护众生的缘故,采用种种的无量的善巧方便的「势力」,来熏染完善众生。那么今天迦叶菩萨呀,前面提到有一种「羯磨」,叫「不可见羯磨」,它是隐性的教育。需要你去品味了,这种「未可见法」,就是有一些高深微妙的法,你需要品味的。它不是摆在桌面上的,但是今天,因为在我将走之前了,已经到了这个时候,你们要是想知道这种「未可见法」(就是不容易被看见的法,隐性的神妙的法),「今当为汝说其相貌」,在我走之前我给大家也都亮到桌面上讲清楚吧。

有一些东西,佛陀过去没有讲,这四十九年来没有讲,但是临走前讲了,我们看一下,佛陀说:

【我涅槃后,随其方面,有持戒比丘,威仪具足,护持正法,见坏法者即能驱遣,呵责惩治,当知是人得福无量不可称计。】

我走之后,在各个方面,「身、口、意」各个方面,无论出家人、在家人,你们要注意哦,有一些比丘是认真持戒的,有一些比丘认真持戒而且威仪具足,因为持戒而威仪具足。他们认真地护持正法,见到有毁坏正法的人能够进行驱遣、呵责和惩治的工作,这样的人「得福无量不可称计」。佛陀的意思是倡导我们「自正而且还要能正人」(你自己正,正义、正直,自己正了自己的心、身,还要帮助别人正了他的心、身),这是你的职责。如果你自己持戒持得非常好,威仪具足,你又一直认真地护持正法,那么见到有一些毁坏正法的人,你能够勇敢地进行驱逐遣送的工作,或者是批评令其改正的工作,或者去适当地惩罚他,目的是让他改正,那么这样的人「得福无量不可称计」。

《大涅槃经》里讲,佛陀说,我涅槃之后,在各个方面,要是有认真持戒的比丘威仪具足,护持正法,见到那些毁坏正法的人,他还能够认真地进行驱逐、遣送、呵责或者惩治、惩罚、医治、治理,那这个人「得福无量不可称计」。每个佛弟子都要有这样的护法之心,你不护,这个法怎么可能正啊?网友讲得好啊,「坏人的嚣张是因为好人的过度沉默」。这个世界你整天抱怨「不好啊,末法时期群魔乱舞」,你又做了什么?你为了让这个世界变好你做了什么呢?有的时候大家「小我」都是有畏惧之心,担心如果我去纠正他,他会不会恨我呀?我做这个事会不会带来一些麻烦呢?大家都怕给自己找麻烦,有的时候就懒得去做。然后呢,就借用六祖慧能的那句话「若真修道人,不见世间过」,他坏他的,有他的果报,我好我的,有我的善果。但是六祖慧能的话,第一,不是释迦牟尼佛讲的话,不能完全代表佛教。第二,六祖慧能的「若真修道人,不见世间过」,是站在源头讲的,当你入于源头看「常乐我净」的时候,哪有什么世间过呀?第三,就算是在相上讲的,六祖慧能也是在教育弟子的时候,跟弟子讲,你们不要没事就说张三的过失、李四的过失、王五的过失,你们好好的盯着自己,看看自己有没有过失。真正的修道人,矛头指向自己,先把自己做好了再说,别天天盯着别人的缺点毛病,这是六祖慧能的用意。但是你用在了什么地方?你把六祖慧能的思想用成了什么样子?难道他倡导你冷漠,倡导你做一个怕事的胆小鬼吗?那是六祖慧能吗?

有人问,什么是佛教?过去诸佛讲过非常简单的一个偈颂,说「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自净其意,是诸佛教」。什么是佛教呢?「诸恶莫作」,什么恶都不要做,众善要奉行,「自净其意」,自己把自己打扫干净,寻得内在的,本然的清净法身,这个才叫佛教。佛教很简单,就这个偈颂就概括了「诸恶莫作,众善奉行」。你护持正法,也是善行啊,要奉行啊!不能说别给自己找麻烦哪,我别得罪人哪,所以他爱坏坏他的,我不管他。他在外边诽谤佛教,我在这里边读经拜佛,内心还很安,「我是修道人,不见世间过」。但是这种思想严重不符合佛陀的本意啊,严重不符合本师释迦牟尼佛呀,那你天天在「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你南无的什么呀?只是一句空号,空空的口号而已。

我们看哦,世尊制定这个「羯磨」那个「羯磨」,一切都是为了什么?为了让众生回归到正道上,就是父母为孩子做的一切,他的发心都是为了孩子好,短期内批评你,也是为了你未来,成为一个有教养的、有知识、有文化的人,顺利地找到好工作,然后有幸福的家庭,父母的出发点是很长远的,但孩子只看眼前。

你执著地、偏执地抱着自己的「我执、我见」的时候,你是世界上最可笑的人。但是有的时候却需要有「我执」,这种「我执」实际上是对於正法的维护。这种「我执」看上去是执著,它却是佛陀所倡导的,其实本质里却是无我(就是你自己修得好,你要对那些修得不好的人做点什么,你要为他们做点什么)。可能短期内让他们很反感你,但是长远看,你是在利益他们。如果他们不听教化,广造恶业,导致结果回到自己身上的时候,再后悔就晚了。所以在我们能做的时候,一定要尽可能的做点什么。不要担心说别给自己找麻烦哪,他别报复我呀,你只要护持正法,十方诸佛菩萨和一切大护法天龙鬼神都护持你的,你担心什么呢?有什么可担心的呢?

【善男子,譬如有王专行暴恶,会遇重病。有邻国王闻其名声,兴兵而来顿欲殄灭。】

释迦牟尼佛,他举了一个例子,又举国王的例子。释迦牟尼佛和弟子们经常举国王做例子,为什么呢?我们知道,释迦牟尼佛,他本身就出生在一个王公贵族家庭,刹帝利嘛,王公贵族家庭,他比较了解国王相关的事情,治理国家相关的事情,所以他举例子的时候也经常拿国王说事儿。

这个时候举的这个例子就说,假设有一个国王,「专行暴恶」,用暴政去治理人民,心狠手辣,突然他得病了。有一个邻国的国王,听说这个暴恶的国王生病了,这是攻打他的最好时候,就带着兵来攻打,想要赶快的把这个国家灭了,疆土就是自己的了。

【是时病王无力势故方乃恐怖,改心修善,】

这个时候,生病的国王他已经没有势力了。国王一旦生病,又没有很好的继承人选出来,这个国家一团散沙,很危险。这国王一听说,「哎哟,邻国发兵来讨伐了,我现在也没有能力去对抗啊,怎么办呢?」心生恐怖,「改心修善」,心里生出无边无际的恐怖,开始忏悔了。「改心修善」,就在这种忏悔和恐怖当中,他恶的心改掉了,开始决定修善了。

【而是邻王得福无量。】

这个邻国的国王一听说,这个暴恶的国王打算改恶向善了,他也不再继续讨伐了,就回去了。戏剧性地扭转了局势,就回去了。这个时候我们去分析:邻国表面上发兵来讨伐的国王,原来是一片苦心哪!邻国的国王很善良,他平常去劝这个暴恶的国王说,「你别那么残忍的对人民哪!爱民者民恒爱之,你不能这样的欺压老百姓啊!」但是这个暴恶的国王不听,当他生病的时候,邻国的国王就装作来讨伐他,结果这个暴恶的国王一害怕,他就改恶向善了。

这个邻国的国王简直是个大菩萨,确实,《楞严经》里也讲过,观音菩萨啊等等佛菩萨,都可能化现为国王或者大臣的。现在世间有的国王就有可能是菩萨的示现,只是你不知道而已。这个善良的国王,就这样吓唬了一下这个暴恶的国王,这个暴恶的国王就行善了,所以呢,这个善良的国王,他就「得福无量」。肯定的,对吧?你想:一个国王改恶向善了,意味着他治理国家的政策都改了,利益的人民是无量无边的。所以说,这个发兵吓唬那个生病的坏国王的这个善良的国王,他「得福无量」。

佛陀说:

【持法比丘亦复如是,驱遣呵责坏法之人,令行善法,得福无量。】

所有的四众弟子们,所有在场听经的这些大众们,你们要听好了,认真地修持正法并且护持正法的比丘们,尤其是见到那些破坏正法的人,你又敢于去驱遣他、呵责他的这些人,你们「得福无量」啊!你们纠正一个恶人,让他少伤害了多少人,你们算过没有,你们「得福无量」啊!

我们平常学佛学得有点消极,有的甚至学得有点自闭,「就做好自己就行了,他坏坏他的吧,我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我先修好自己,才有能力管他。」说的倒是没错,但是佛陀依然倡导你在有能力的情况下,纠正可以纠正的人。所以说:「世间多一所学校就少一所监狱」,这种说法是非常有道理的,「世间多一所学校就少一所监狱」。

佛陀说:

【善男子,譬如长者所居之处,田宅屋舍生诸毒树,长者知已即便斫伐,永令灭尽。】

我们再举个例子,有一个大富长者,有很大的田宅,他这个田宅之内呢,不知道怎么就长出了各种各样的毒树(有毒的树)。长者知道以后怎么做的呢?就把这些毒树都给砍了,让这些毒树的根,甚至都断除干净了,让这个毒就灭尽了,这是非常必要的。因为宅子再大要是有毒树不停地生长,这个毒树就会殃及很多人哪,是不是?所以你心中的恶的习气,你的「身、口、意」的恶,你要看作是毒树一样,把它掐死在萌芽状态中,一定要留意「身、口、意」啊!所以修行者,不要等毒树长得很大的时候,你再砍它,砍得很费力,还不一定能砍倒它,那个时候已经造了无边的恶业了。在这个毒树要萌芽的时候,你就要留意到它,把它的根斫伐干净。

【又如壮人首生白发,愧而剪拔不令生长。】

佛陀说,又好像有的年壮之人(有的人处在壮年),当他的第一根儿白头发长出来的时候,他就感觉有点惭愧,就把那个白头发剪了、拔了,不再让它生长了。

【持法比丘亦复如是,见有破戒坏正法者,即应驱遣,呵责举处。】

「持法比丘」,护持正法的比丘,你们要注意:你的周围要是有那些破戒的人,毁坏正法的人,不信因果的人之类的,你就应该进行驱逐遣送、批评或者检举这样的工作。这是为了佛法而在做,不是为了「我执」,自私在做的。你的功德是无量的。

【若善比丘见坏法者,置不呵责驱遣举处,当知是人佛法中怨。】

要是有的善良的比丘,太过于软弱,见到毁坏正法的人,放在一边不管他,也不去批评他,不去纠正他,他在道场里兴风作乱也不把他赶出去,不去检举他的过失,那么这个所谓的善良比丘,是佛法中的灾星。「怨」,灾星。不是说只守护好自己就行了,不是这样的啊!你要是见到那些不合乎正法的人,你不管他的话,你是有责任的,你是佛法中「怨」,你是佛法中的灾难,你并不是真的爱佛法,你只是爱自己而已,因为你怕找麻烦。像这样的说法,在《大般涅槃经》里。这是佛陀的遗言,佛陀临走前告诉我们的。每个人都要勇敢地护持正法。

【若能驱遣呵责举处,是我弟子,真声闻也。】

如果善良的比丘认真地修行又能够驱遣呵责,举出那些不合乎正法的人,这样的比丘才是我的弟子,佛陀讲的哦。勇敢地,敢于纠正别人的错误的,这样的人才是我的弟子。我的弟子不是懦弱无能的胆小鬼,而是勇士——是护持正法的勇士。这样的勇士多一些,佛法才能昌盛一些,社会才会变成极乐世界的样子。人人都任那个犯错的人继续犯错,什么时候娑婆世界才能变成极乐世界呀?

你生于斯长于斯,这片土地像你的生身父母一样。就算你向往极乐世界,说「我反正准备往生极乐世界的,娑婆我不管了,」你这个心态是菩萨的心态吗?你这种心态,配去极乐世界当阿惟越致菩萨吗?你想过没有?说,「反正我要移民的,这片国家我不管他了,我要移民去极乐世界的,这个娑婆世界怎么乱跟我无关。」这心态绝对不是佛菩萨的心态,阿弥陀佛会收你吗?

佛陀说,如果是真正善良的比丘,见到坏正法者要进行驱遣、呵责和举处的工作,这样的比丘,才是我真正的弟子,才是真正的配得上听佛讲法的人;这样的勇敢者才是真正地听佛讲法的人,不然你听了就白听了,你根本就不是声闻乘的人。

【迦葉菩萨复白佛言:世尊,如佛所言,则不等视一切众生同于子想如罗睺罗。世尊,若有一人以刀害佛,复有一人持栴檀涂佛,佛于此二若生等心,云何复言当治毁禁?若治毁禁,是言则失。】

然后迦叶菩萨对佛说:世尊,像您说的我认为,就没有平等看一切众生都像看待罗睺罗一样了。世尊啊,要是有一个人用刀去砍佛,想要伤害佛,旁边还有一个人拿着旃檀香,去献给佛,涂抹佛的身体,那么您对于这二者要是生起平等心的话,那何谈说惩治恶者呢?一个人拿刀想要去害您,一个人拿着旃檀香去涂抹您的形像,去献给您,供奉您;这两个人发心是不一样的,一个想要伤害您,一个是供养您、爱护您,这两个众生您难道都生平等心吗?您都认为是自己的亲生孩子吗?如果都认为是亲生孩子的话,那么就会让有的人认为:我做恶也没事儿,反正佛陀把我当亲生孩子。那个做善的也没比我好多少,反正我们二者在佛心中是平等的。这样岂不是跟您前面的言论又有一点矛盾了吗?那么大家就可以肆意地毁犯戒律了,反正毁犯戒律也依然是您的孩子,您依然平等地爱,这样不是跟您前面的说法有点矛盾吗?

【佛告迦葉菩萨:善男子,譬如国王、大臣、宰相,产育诸子,颜貌端正,聪明黠慧,若二三四,将付严师而作是言:君可为我教诏诸子,威仪礼节、技艺书疏、校计算数,悉令成就。我今四子就君受学,假使三子病杖而死,余有一子,必当苦治要令成就。虽丧三子,我终不恨。迦葉,是父及师得杀罪不?】

佛就对迦叶菩萨说:善男子,我给你举个例子,还是国王的例子。比如说国王、大臣、宰相之类的,家里有很多孩子,长的都非常的端正,也非常的聪明。然后国王啊,大臣啊,就把这些孩子集中地,交付给了一个严厉的师父,因为都想望子成龙,望女成凤,因为严师出高徒。国王大臣们把孩子交给这个师父的时候,对这个师父说,「你要为我好好教育我们的孩子,要让他威仪具足,要让他通晓一切礼节,而且各项技艺都不要有缺失,博闻强识,要把他教育的什么都通,数、理、化皆好,让我的这些孩子成才。我现在交给你四个孩子,我就给你了这个权力去教育他们,就算是三个孩子死在你的病杖下(假设有三个孩子不听话,都被你打死了),也要留出一个真正成才的给我,一定要至少成就一个。只要能够帮我至少成就一个孩子,就算我失去了其他三个孩子,我也不会怪罪你的。」这就看出国王大臣们对于孩子的至深的爱,是希望他成才,然后把他交给一个非常严的师父,不管这个严的师父怎么教育,只要让他成才。哪怕给你四个孩子死了三个,只要成就一个,我也不会怪罪你的。

这个背后的含义不是说倡导老师打死孩子,我们知道。是跟老师讲,你要严格地教育他,就算是用杖子去打他们,也在所不惜,一定要让他们成才,这个是关键的关键。

然后佛陀就问迦叶菩萨说:迦叶,你说故事里的这个国王、大臣(父亲他们),还有这个严厉的师父,他们是不是犯了杀罪呢?如果真的死了三个孩子的话,这个父亲和师父有没有犯杀罪呢?

【不也,世尊。何以故?以爱念故。为欲成就,无有恶心,如是教诲得福无量。】

迦叶说:没有犯杀罪,世尊。为什么呢?因为无论是严厉的师父,还是严厉的父亲,只有一种心就是爱孩子的心,希望孩子成才。他如果不听话宁可打死他,也不能让他走邪路,因为走邪路意味着去三恶道。我终止他的罪恶,他就不会去恶道了,他可能此时虽然去世了,在人道消失了,可能却生天了,这也说不准,所以要从长远来看。「为欲成就,无有恶心。」迦叶菩萨说,故事里的这个父亲和师父,对孩子再严厉,甚至说用棍棒打死了孩子,他们也不是为了杀死孩子而杀,是为了教育孩子而打的,如果不小心打死了,他也不犯杀罪,他们没有恶心啊!没有任何的恶心的。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教育这个孩子成才呀,所以故事里的父亲和师父「得福无量」。就是说有的人出于善意,去劝告你,短期内你感觉伤了你的自尊,你恨他。但是时间久了你明白过来,你一定会感恩他,感激他。

【善男子,如来亦尔,视坏法者等如一子。】

如来也是这样的,把那些破坏正法的人,当做是自己的亲孩子一样,但是有的时候对于这些人,会采用非常严厉的手段去管教。

【如来今以无上正法付嘱诸王、大臣、宰相、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是诸国王及四部众,应当劝励诸学人等,令得增上戒、定、智慧。】

佛陀说,我走之前,我把我的正法交给你们在座的这些大众了,你们听好了,自己认真地修行佛法,还要纠正那些犯错的人,一定要认真地纠正他们。让他们得到增上的(使他们增进的,使他们向上的)戒、定、智慧。

【若有不学是三品法,懈怠破戒毁正法者,国王大臣四部之众应当苦治。】

面对那些不认真学习的,不学好的,你们要应当「苦治」,「苦治」,就是非常严厉地去教育他们,为了让他们成才。这里又有点像「马丁路德」的那句话了,就是「不择手段完成最高道德」。没办法,我不纠正你,你可能去三恶道,我必须此时纠正你,哪怕你恨我,我也要纠正你。

今天就先讲到这里。

佛陀这里讲的话是很狠的,但是爱是很深的,我们都了解。我们想一想:如果一个父亲要走了,面对着他的所有孩子,有的孩子是很听话的,严格按照父亲的要求去做的,父亲是很省心的,但是恰恰就是有那些孩子不听话的,可能会去三恶道的,父亲是不是很担心?所以他就叮嘱这些不听话的孩子的兄弟姐妹,说:「你们要爱你们的兄弟姐妹,要纠正他们的过失啊,不要让他们去恶道啊」。所以这一切的严厉啊,都是出于爱。所以世人有一句话也特别好,说「惯子如杀子」,你要是娇惯你的孩子,溺爱你的孩子,就等于杀死了他。佛经其实有的时候是很深刻的。

(学了今天的一课,相信很多师兄,从此以后会变得很积极,对于世间该纠正的现象,也会有勇气去纠正,因为你将「得福无量」。行善,是「善」,会导致善果;纠正「恶」,也一样是「善」,会导致无边的善果。这个可能是过去我们所忽略的,但是现在我们上了这一课,就把这一课的内容补上。古人讲,「深入经藏则智慧如海」,每一部经里你看看,都有其他经里没有的智慧。如果你不学,那就不知道;别人学了他就知道,人与人的差别在哪儿呢?有生之年我们多学点经典,绝对没有坏处。无论是对于世间法,还是对于出世间法,我们多学点,绝对没坏处,一定会利益到你的。原来「止恶」也是一种「行善」,你正愁着「行善」,怎么「行」呢?我日行一善,我也想像袁了凡先生一样改变命运,我怎么「行善」呢?因缘不具足我怎么「行」呢?原来「止恶」也是「行善」,纠正一些错误的谤法的行为、言论,也是「行善」。那么有的师兄发现,我无意中其实也行了不少善了,想一想啊,也比较开心。

愿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下济三途苦。

若有见闻者,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同生极乐国。

佛法是如此落地的一门学问,它是非常落地,非常实用的。每一个起心动念都决定着你未来的命运,也决定着所有众生的命运。一切众生都是你的识心幻化出来的众生,可以讲一切众生都是另一个你,另一批你,另一群你。救度众生就是救度自己;修正众生,也就是在修正自己。当一切众生都被修正了,你也就至臻圆满的成佛了。)

醍醐学院所有音频、文稿等下载地址:

1、企业微信网盘(推荐):https://drive.weixin.qq.com/s?k=AMEAKAdgAG0gCCJ0wD

不用再申请下载权限了,打开链接即可下载,非常方便。

2、自建网站网盘:http://pan2.rukongmen.com/#s/8G7dNRig

以上链接可下载也可在线收听,推荐用电脑下载。此信息可转发法布施。


本文链接:http://niepanjing.net/post/271.html

“《大般涅槃经》讲解 第019课·惯子如杀子 | 涅盘经白话文” 的相关文章

《大般涅槃经》讲解 256

《大般涅槃经》讲解 256

「众生心者,犹如于境,境若有垢,色相不现。如是众生心若有垢,法身不现故。」——《大乘起信论》大家好!在《起信论》上讲,众生的心就好像镜子一样,镜子上要是有污垢,色相就没有办法顺顺利利地显化在镜子里了。众生的心也是这样,心上要是有污垢,诸佛的法身你是想看也看不见的。所以净心很重要,清净我们的心很重要。...

《大般涅槃经》讲解 245 | 涅盘经

各位尊者:大家好!我们继续来学习《涅槃经》,上节课佛陀讲了阿罗汉的特点,「我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办,不受后有」,已经解脱于轮回了。接着佛陀说:【如阿罗汉,辟支佛亦复如是,】就是说辟支佛也跟阿罗汉一样,也已经解脱轮回了,「我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办,不受后有」。接下来讲:【菩萨及佛具足成就六波罗...

《大般涅槃经》讲解 228 | 涅盘经

无上甚深微妙法,百千万劫难遭遇;我今见闻得受持,愿解如来真实义。这个偈颂大家都知道,都会背诵,但是什么时候我们真的能够完全透彻地了解佛陀真实的想法呢……继续来看《涅槃经》第三十四卷。【善男子,我于一时复作是说:施者施时以五事施。何等为五?一者、施色,二者、施力,三者、施安,四者、施命,五者、施辩。以...

《大般涅槃经》讲解 225 | 涅盘经

天上天下无如佛,十方世界亦无比,世间所有我尽见,一切无有如佛者。各位尊者、各位菩萨:大家好!我们继续来学习《大般涅槃经》的第三十三卷。【善男子,罗阅耆王频婆娑罗,其王太子名曰善见,业因缘故生恶逆心,欲害其父而不得便。】这个地方是佛陀继续在对迦叶菩萨讲他所经历的很多事情。佛陀说:迦叶,善男子,「罗阅耆...

《大般涅槃经》讲解 211 | 涅盘经

各位尊者、各位菩萨:大家好!在今天的课程之前,我们先说一点题外话,也不完全是题外话,因为跟我们的修行也息息相关。就是自从我们讲经以来,尤其是《楞严经》之后,我们一直倡导大家去打坐,很多师兄也都开始了禅修打坐。从大家大规模地开始重视禅定,一直到现在这么久的时间里,总是会有师兄提到打坐犯困的问题。我们在...

《大般涅槃经》讲解 210 | 涅盘经

各位尊者、各位菩萨:大家好!新买了一盆绿萝,陪着我们一起学习《涅槃经》,感觉很好。今天是三十一卷的最后一课。【师子吼菩萨言:世尊,如佛所说,非一切业悉得定果,非一切众生定受。世尊,云何众生令现轻报地狱重受,地狱重报现世轻受?】还是在谈业,狮子吼菩萨听了佛前面讲的经文内容之后就说:世尊,就像您说的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