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大般涅槃经》讲解 > 正文内容

《大般涅槃经》第283课

涅槃经2年前 (2022-12-09)《大般涅槃经》讲解997

00:00

283

各位尊者:

大家好!

上节课我们讲到如来涅槃之后,在火化如来遗体的时候,什么样的火都没有办法将如来的黄金宝棺下面的香楼点燃。原来,慈悲的释迦牟尼佛正在等着自己的大弟子「迦叶尊者」的到来。那另一边呢,迦叶尊者在定中已经观察到如来已经涅槃,他带着五百个弟子匆匆忙忙地赶往如来所在的地方。因为敬重佛的缘故,迦叶尊者没有使用神通,他带着弟子在陆地上迅速地行走,这一路上无边的悲哀,这一路经过了整整七天,终于到达了「拘尸那城」城东的路头上。

【城东路首,迦葉遇见一婆罗门执一天华随路而来。】

拘尸那城城东的路头上,迦尊者就看到一个婆罗门,正拿着一个天花在路上行走。

【迦葉问言,仁者何来?】

尊者就问:仁者,您从哪边来啊?

【答曰,佛般涅槃,我于荼毗所来。】

婆罗门回答说:佛陀已经般涅槃了,我从火化如来的地方过来。

【复问,此是何华?】

尊者就问:你手里拿的是什么花啊?

【答言,于荼毗所得此天华。】

这个婆罗门回答说:我是在火化如来的地方捡来的天花(天上的花)。

【迦葉就乞。】

尊者一听,就赶快向这个人乞求得到手中的天花。

【答言,不得,我期将归,拟示六亲,家中供养。】

但是婆罗门说:不行不行,我才不给你呢!我要带着这个天花回家去,跟我的六亲眷属一起在家里供养这个天花。因为这个天花太有纪念价值了,才不给你呢!

【迦葉就借著其顶上,便即闷绝,昏迷躄地,喑咽悲哽,良久乃苏,即自惟忖,于此号泣,不见如来八十种好紫磨色身,何所追益?即与弟子疾共前进,至拘尸城,北门而入,于其城中入一僧坊。】

尊者就靠近这个天花的顶上这么一闻,无边的悲痛就将他压垮——他感觉闷绝,然后就昏倒在地了,就开始哽咽悲痛,很久才苏醒过来。

醒过来之后,迦尊者就想:不行!我不能在这个地方哭啊!在这个地方哭,我又见不到师父的三十二相八十种好紫磨黄金色身,不行!他就带着弟子迅速地再往前进,这样就来到了拘尸那城的北门这里,就进去了。从北门进去以后,在城的中间,入到了一个僧人聚集的场所。

【见诸比丘丛聚一处,语迦葉言,汝等远来,深劳苦耶?安坐待食。】

看到有很多比丘聚集在一块儿。这些比丘对迦说:你们这些人远道而来吧?一定很疲惫吧?你们辛苦了。我在这里给你们准备点饭食。

【迦葉答言,我之大师已入涅槃,我有何情,安此待食?】

尊者回答说:我伟大的师父已经入涅槃了,我怎么可能有心情在这儿吃饭呢?

【诸比丘言,汝师是谁?】

这些比丘们就挽留他说:你的师父是谁呀?

【答言,汝不知耶?哀哉痛苦!大觉世尊今已涅槃。】

回答说:难道你们不知道吗?哀哉!痛苦!伟大的觉悟者——释迦牟尼佛,今天已经涅槃了。

【比丘闻已,各大欢喜而作是言,快哉!快哉!如来在世,禁制我等,戒律严峻,我等甚不堪忍,不能依行。今已涅槃,严峻禁戒,已应放舍。汝且待食,有何急耶?】

拘尸那城的比丘们听了之后,竟然非常欢喜,他们说:是吗?释迦牟尼佛涅槃了呀?太好了!太好了!我们真是太开心了!这个释迦牟尼佛在世的时候呀管这管那、戒律森严,我们实在是难以忍受啊!我们真的是无法忍受他的教法!现在他已经涅槃了,这个严峻的禁戒可以解放了!太好了!太好了!你就留在我们这里吃饭吧,急什么呀?

【佛神力故,掩诸天耳及大迦葉诸弟子等,皆悉不闻恶比丘语,唯有迦葉独自闻之。于是迦葉即将弟子悲泣流泪,疾往佛所。】

这些恶性比丘的这番话,在佛陀神力的加持下,很多天人是听不到的,迦尊者旗下的这五百个弟子也听不到,只有迦尊者听到了这些恶性比丘的话。

于是,迦尊者就带着弟子悲泣流泪,赶快地去到佛所在的地方。这个时候,迦和弟子们心里就在想:去佛那里,我们得带一点供物吧,应该去供养如来呀!

【迦葉复言,我自生长在此城中,乞供养物,亦应可得。将诸弟子即就城内,次第告乞,得妙白氎,足满千张。复得无数妙兜罗绵,复得无量宝华、香泥、香水、香油、宝幢、幡盖、音乐弦歌、璎珞杂彩,悉皆具足。迦葉与诸弟子悲哀流泪,即持疾往,出城西门。】

想:我从小就生活在拘尸那城中,乞讨点儿供养之物应该还不难。所以,他就带着弟子在拘尸那城内,次第地就这样求乞。终于得到了上妙的白棉布,大概有一千张;又得到了无数的妙兜罗绵;又得到了无量的宝花、香泥、香水、香油、宝幢、幡盖、音乐弦歌、璎珞杂彩等等等等。这样,就乞讨来了很多很多的这些供养、供具。迦尊者带着各位弟子们悲哀流泪,带着这些供具赶快地出了城西边的门。

【尔时,迦葉即闻荼毗之所,一切大众悲咽号哭,共问帝释,已供养讫,如何得火,燃此香楼,荼毗如来?】

这个时候,迦尊者就用他的天耳好像听到了什么——仔细一听,原来是火化如来的地方,一切大众都在那儿悲哀痛哭流泪呢。而且,大众们都在问帝释天,说:我们的供养都准备完全了(准备完备了),为什么什么样的火都没有办法点燃如来的黄金宝棺下的这些香楼啊?如果点不燃香楼,怎么样去火化如来呀?

【帝释答言,人众且待,摩诃迦葉即时而至。释言未讫,一切大众正于哀中,即见迦葉与诸弟子寻路悲来。众即停哀,便为开路。】

然后,帝释天正在回答大众们说:大家先别着急,如来这是等待自己的大弟子摩诃迦呢,等待迦来了就可以火化了。帝释天的话还没讲完,这些大众正在悲哀之中,就看着迦尊者带着各位弟子们「寻路悲来」,在路上匆匆忙忙地悲哀而来。大众就停止住了自己的哀嚎,就开始为迦尊者以及他的弟子们开路。

【迦葉前进,遥见佛棺,将诸弟子一时礼拜,号哭哽咽,闷绝躄地,昏浊乱心,良久乃醒。流泪不胜,渐渐前行,问大众言,如何得开大悲圣棺?】

尊者走在前边,远远地看到佛陀的棺材,就带着弟子开始礼拜师父的黄金宝棺。然后,就开始「嚎哭哽咽,闷绝躄地」,就开始在悲痛中扑倒在地上,无边的昏浊好像乱了他的心事。过了很久,迦尊者才苏醒过来,依然流泪不止。然后,就慢慢地前行,就问大众说:怎么样能够打开佛陀神圣的金棺呢?

【大众答言,佛入涅槃,已经二七,恐有损坏,如何得开?】

大众回答说:佛陀入涅槃已经两个七天过去了,现在打开棺材恐怕会损伤如来的遗体呀!不能够打开!

【迦葉答言,如来之身,金刚坚固,常乐我净,不可沮坏,德香芬馥若栴檀山。作是语已,涕泗交流,至佛棺所。】

尊者回答说:如来之身是金刚不坏的、是坚固无比的、是常乐我净的,是不可能被沮坏的。而且,如来的黄金色身一定会散发着微妙的芬馥的德香,如来的黄金色身像栴檀山一样无比的香。说完这番话的时候,迦尊者已经是涕泗交流了(鼻涕一把,泪一把),已经难以抑制了,迦尊者就来到了佛陀的棺材附近。

【尔时,如来大悲平等,为迦葉故,棺自然开。白氎千张及兜罗绵,皆即解散,显出三十二相、八十种好真金紫磨坚固色身。】

这个时候,释迦牟尼佛怀着他大慈悲的平等心,单单为了迦尊者的缘故,这个棺门自动就开了。而且,缠在如来的黄金色身上的千张白棉布以及无数的兜罗绵全都散落了(解散了、抖开了,自动地就开了),然后如来的三十二相八十种好的黄金紫磨坚固色身,就显露出来了。

【迦葉与诸弟子见已,闷绝躄地,喑咽哀哽,良久乃苏,涕泣盈目,与诸弟子徐上香楼,近佛棺边,复更喑咽,号哭悲哽。即以所得香华、幡盖、宝幢、璎珞、音乐弦歌,哀号供养。】

尊者和诸位弟子们就看到了如来的黄金色身。然后,又再一次地「闷绝躄地」,扑倒在地上,哽咽着流着泪,过了很久才苏醒过来。迦尊者也难以控制自己的悲痛,满眼都是泪水。他带着弟子慢慢地走上了香楼,靠近了佛陀的金棺,然后又哽咽着、嚎哭着,把自己所乞来的这些供养供具——香花呀、幡盖呀、宝幢呀、璎珞呀、音乐呀、弦歌呀,都哀号地来呈上,来供养如来。

【即以香泥、香水灌洗如来金色之身,烧香散华,哀泣供养。灌洗已讫,迦葉与诸弟子持其所得妙兜罗绵,缠于如来紫磨色身,次以旧绵缠新绵上。兜罗缠已,复以所得白氎千张,次第相重,于兜罗上缠如来身。】

这个时候迦带着弟子们又用香泥呀、香水呀,去灌洗如来的金色之身,又烧香散花来表示敬重,哀泣供养。灌洗完如来的色身之后,迦尊者就带着弟子们,把自己从拘尸那城乞来的妙兜罗绵一圈一圈地缠在了如来的紫磨真金色身之上,之后又把旧兜罗绵(就是原来大众们缠裹的这些棉)旧棉又缠在新棉上边儿。兜罗绵缠完之后,又把自己所乞来的白棉布(大概有一千张),一层一层次第地缠在了兜罗绵上,缠住了如来的黄金色身。

【缠白氎已,复持旧氎,著新氎上,次第相缠。总缠已讫,棺门即闭,七宝璎珞,一切庄严。】

这样迦尊者他们乞来的这些白棉布用完之后,又把旧的白棉布(就是大众们原来缠裹如来的那些白棉布)又缠在了新白棉布的外边儿。这样次第地一层一层地缠,把如来的黄金色身就完全地缠满了(缠遍了)。之后,又缓缓地把如来的遗体放进这个黄金宝棺当中去,棺门就自动紧紧地闭合了。之后,迦尊者带着弟子们又用七宝的璎珞和一切庄严之具,去供养如来的金棺。

【尔时,迦葉复重悲哀,与诸弟子右绕七匝,盈目流泪,长跪合掌,说偈哀叹,】

这一切事完毕之后,也算了了自己最后的心愿,也等于见了师父最后一面了。迦尊者又陷入到更新一重的悲哀当中,他带着弟子向右绕佛陀的金棺绕了七圈,满目都在流泪,然后又长跪合掌,说了一个偈颂来悼念自己的师父。

【苦哉苦哉大圣尊,我今荼毒苦切心,世尊灭度一何速,大悲不能留待我。我于崛山禅定中,遍观如来悉不见,又观见佛已涅槃,倏尔心战大震惊。忽见暗云遍世界,复睹山地大震动,即知如来已涅槃,故我疾来已不见。】

说:苦啊!苦啊!伟大的神圣的尊者,我们今天像荼毒噬心一样的难过。世尊,您走的也太快了,为什么不能再多等我一会儿呢?我在耆阇崛山那里修习禅定,在定中观察您突然不见了,我又在定中观察到您已经涅槃,突然我的心如此地震惊啊!我就感觉无边的暗云弥满了世界,所有的山和大地都在震动,我就知道您是真的已经涅槃了。我速速地赶来,您却已经走了。

【世尊大悲不普我,令我不见佛涅槃,不蒙一言相教告,我今孤露何所依!世尊我今大痛苦,情乱迷闷昏浊心,】

伟大的世尊啊!您的慈悲心在哪里?为什么不能多等我一会儿?为什么不能让我亲眼见到您入涅槃的场景呢?您为什么在走之前,都不给我留下一言半语的来教化我、来告诫我?我现在感觉自己孤露无依啊,世尊!我现在是无比地痛苦!我的心情迷闷,心识昏浊。

【我今为礼世尊顶,为复哀礼如来胸,为复敬礼大圣手,为复悲礼如来腰,为复敬礼如来脐,为复深心礼佛足,何苦不见佛涅槃,惟愿示我敬礼处!如来在世众安乐,今入涅槃皆大苦,哀哉哀哉深大苦,大悲示教所礼处。】

我今天为了礼敬您的头,为了礼敬您的胸臆,为了礼敬您神圣的手,为了礼敬您的腰,为了礼敬您的脐,为了礼敬您的足……为什么我想全身心地礼敬您的一切,我却见不到您涅槃时的场景?伟大的世尊,请您告诉我,我该礼敬您的什么地方呢?您在世的时候,大众如此的安乐;您今天涅槃了,大家都突然陷入到无边的痛苦当中去。哀哉!哀哉!无限地痛苦啊!伟大的大悲尊者,请您告诉我,我该礼敬您的什么地方?

【尔时,迦葉哽咽悲哀,说是偈已,世尊大悲,即现二足千辐轮相,出于棺外,回示迦葉。从千辐轮放千光明,遍照十方一切世界。】

这个时候,迦尊者哽咽悲哀。说完这个偈颂之后,神奇的事情发生了——大慈悲的释迦牟尼佛,竟然从金棺中伸出了他的两只脚,这两只脚都具备千辐轮相

本来,释迦牟尼佛的浑身上下都被灌洗完毕,都被缠裹了兜罗绵和千张的白棉布(浑身上下全都被缠裹好了),结果现在迦尊者的偈颂一说完,释迦牟尼佛的两只脚从黄金宝棺里伸出来了,而且两只脚上面没有缠裹任何东西,脚底的千辐轮相就显示给大家看。这千辐轮相大放千种光明,遍照了十方一切世界。

【尔时,迦葉与诸弟子见佛足已,一时礼拜千辐轮相,即更闷绝,昏迷躄地,良久乃醒,与诸弟子哀号哽咽,右绕七匝。绕七匝已,复礼佛足,悲哀哭泣,声震世界。复更说偈,哀叹佛足,】

这个时候,迦是如此的激动啊!迦以及所有弟子们看到佛陀的脚之后,就开始礼拜佛陀的千辐轮相。然后,又在无边的悲哀中闷绝昏迷、扑倒在地上,过了很久才醒过来。

此时带着弟子们哀号地哽咽着向右又绕了七圈,绕了七圈之后就开始再一次地礼敬佛陀的脚。悲哀哭泣,声震世界。然后又说了一个偈颂来哀叹佛陀的脚。

【如来究竟大悲心,平等慈光无二照,众生有感无不应,示我二足千辐轮。我今深心归命礼,千辐轮相二尊足,千辐轮中放千光,遍照十方普佛刹。我今归依头面礼,千辐轮相长光照,众生遇光皆解脱,三塗八难皆离苦。】

尊者说:如来真的是具备究竟的大悲之心啊!平等的慈光无二地照耀一切众生,众生只要有感,佛陀就有应。我刚说要礼敬哪儿的时候,您就显示出您的双足(您的千辐轮相)来让我礼敬。我现在是多么感动!多么激动!

我现在深心地向您归命、向您顶礼。您真的是福慧具足,您真的是具备千辐轮相啊!您的千辐轮放着千种光芒,遍照了十方普佛世界。我现在向您归依!向您进行头面的礼敬!您的千辐轮相长长地放射光芒,众生遇到这千种光芒都可以得到解脱,三塗八难的众生都可以离苦得乐。

【我复归依头面礼,轮光普救诸恶趣,世尊往昔无数劫,为我等故修苦行。今证得此金刚体,足下由放千光明,悲哀稽首归命礼,安于众生千辐轮。佛修众德为一切,修道树日降四魔,四魔降已伏外道,众生因此得正见。】

现在我向您头面顶礼,您的千辐轮之光普遍地救护一切恶道中的众生。世尊哪,您往昔无量劫为了我们这些人去修习苦行,您今天才证得这样金刚不坏的紫磨真金宝体。您的足下放出千种光明,我们怀着无尽的悲哀向您顶礼、向您归命,希望所有众生都能在您的千辐轮光的摄受下离苦得乐。(佛陀)您为了众生修习一切的德能,您在菩提树下成道那天,您降伏了烦恼魔、死魔、天魔和五阴之魔(四魔)。四魔降伏之后,你又降伏了一切外道,众生因着您的缘故,获得了真正的正知正见。

【稽首归依头面礼,众生正见光明足,佛为一切真慈父,足光平等度众生。我复归依头面礼,平等离苦轮足光,我遇千辐光明足,悲喜交流哀切心。我复悲哀头面礼,有感千辐轮光相,稽首归依轮足光,乘究竟乘出三界。】

此时我向您稽首顶礼,我向您皈依。众生正知正见的光明因您而来,(佛陀)您是一切众生真正慈悲的父亲,您足下的光芒是平等地度化着一切众生。我今天再一次的向您皈依、向您顶礼,您是如此地怀着平等心让众生离苦得乐,您足下的千辐轮光是如此的殊胜,我遇到这种千辐光明简直悲喜交流,哀恸身心啊!我怀着无尽的悲哀向您顶礼有感于您的千辐轮之光明,我们向您的千辐轮之光明顶礼众生依靠着这光明就可以究竟圆满地解脱于三界呀!

【敬礼天人归依足,轮光普照三有苦,众生未得脱苦门,皆悉归命轮光足。我等轮回未出离,如何轮足见放舍,哀哉哀哉诸众生,长夜莫睹轮足光。悔过世尊大慈悲,示敬千辐轮光足,哀哉今遇轮光相,自此当何复再睹。】

我们向天人所皈依的佛陀您的双足顶礼,这千辐轮之光普照了一切三界有情,众生没有逃脱苦难之门的都可以借由您的千辐轮之光得以解脱。我们这些人虽然还在轮回中没有出离,但是却见到了这种让我们解脱的光明。但是这种光明为什么无法永远的持续呢?哀哉!哀哉!所有众生啊,又将陷入到无边的长夜里,再也看不到您这足下放出的千辐光明了!我们向您忏悔啊,世尊!我们修得还不够啊!大慈悲的世尊,请您永远地展示您足下的千辐光明,不要就此放舍我们吧!今天能有幸遇到这千辐轮相,之后什么时候还能再重复地看见呢?

【尔时,迦葉与诸弟子说是偈已,复重闷绝,昏迷躄地,良久渐醒,悲哀哽咽,不能自裁。】

这个时候,迦尊者和所有弟子们说完以上的偈颂,就又陷入到悲哀痛苦当中去,昏迷倒地,过了很久才醒过来。醒过来依然是悲哀哽咽,不能自己控制自己。

【大觉世尊千辐轮相,金刚双足,还自入棺,封闭如故。尔时,城内一切士女天人大众,见大迦葉复重号哭,捶胸大叫,哀震大千无量世界,各将所持,悲哽供养。】

大家眼睁睁地看着伟大的觉悟者释迦牟尼佛,他从黄金宝棺里伸出来的千辐轮相的金刚双脚又回到了棺材里边去了(伸出来的双脚又缩回去了,缩回到棺材当中去了),然后这个黄金宝棺又自己就闭合上了,封闭得像原来一模一样。

这个时候,城里边儿的一切男子女人、一切天人、大众们,看到大迦也是如此地难过,大家又陷入到号哭、捶胸顿足的大叫当中去,哀震了大千无量的世界。

【尔时,拘尸城内有四力士,璎珞严身,持七宝炬,大如车轮,焰光普照,以焚香楼,荼毗如来。炬投香楼,自然殄灭。】

这个时候,拘尸那城的这些男子女人、天人大众,都拿着七宝的火炬。这火炬大得像车轮一样,火焰的光普照一切处,火焰的光芒非常强烈,大家就拿着这些火炬来焚烧如来黄金宝棺之下的香楼。这香楼是用香木搭起来的,按理说是一点就着的,但是奇怪了,大家把这个七宝火炬投到了香楼这里之后呢,火又灭了(所有的火都灭了)。

【迦葉告言,大圣宝棺,三界之火所不能烧,何况汝力而能烧耶?城内复有八大力士,更持七宝大炬光焰,一切将投棺所,亦皆殄灭。城内复有十六极大力士,各持七宝大炬来投香楼,亦悉殄灭。城内复有三十六极大力士,各持七宝大炬来投,亦皆殄灭。】

然后迦尊者就告诉大家说「大圣宝棺,三界之火所不能烧」,说伟大的觉悟者神圣的释迦牟尼佛,他的黄金宝棺并不是三界内的火能点燃的呀!三界内的火都点不着,何况你们的这点小火苗啊?

然后城里边儿又来了八个大力士,带着更大的七宝火炬,这个光焰是无限的大,这些大力士就把自己带来的火炬投到了黄金宝棺这里,结果火炬都灭了。

城里又来了十六个极大的大力士,又带着更大的七宝火炬,把这个火炬投到了香楼这里,结果火炬上的火又灭了;城里又来了三十六个极大的大力士,带着七宝的大火炬,投到如来宝棺下的香楼这儿,结果火炬的火又灭了。

【尔时,迦葉告诸力士一切大众,汝等当知,纵使一切天人所有炬火,不能荼毗如来宝棺。汝等不须劳苦,强欲为作。】

这个时候,迦尊者就告诉这些大力士们,说:(所有大众们,你们别再着急了,别再扔火炬了)你们要知道就算一切天人所有的火炬都带过来,都不可能焚化如来的宝棺(不可能点燃这个宝棺)。你们就不要再劳烦费力了,不要再故意去做无用之功了。

【尔时,城内士女天人大众复重悲哀,各以所持,号泣供养。一时礼拜右绕七匝,悲号大哭,声震三千。】

这个时候,城里边的男子女人、天人、大众们,陷入到更深的悲哀里,把自己所带来的这些供养哭哭啼啼地呈上来,供养佛陀的黄金宝棺。大家向佛陀的黄金宝棺礼拜,向右又绕了七圈,悲号大哭,声震了三千大千世界。

【尔时,如来以大悲力,从心胸中,火踊棺外,渐渐荼毗,经于七日,焚妙香楼,尔乃方尽。】

在大家非常绝望的时候,释迦牟尼佛怀着大悲心,从自己的心胸之中喷出了三昧真火。这个火就从黄金宝棺之内弥漫到黄金宝棺之外(从棺材内部喷出了火焰),进而点燃了黄金宝棺下由无数的香木组成的香楼。就这样火化仪式终于开始了,这样烧啊烧(这个大火烧啊烧),烧了整整七天,把整个香楼全都焚烧完毕。

【尔时,城内士女天人大众,于七日间悲号哭泣,哀声不断,各以所持供养不歇。】

这个时候,拘尸那城里边的男子女人、天人、大众们,在这七天里一直在悲号哭泣,哀声不断,一直不停地向佛陀呈上他们的无尽的供养。

【尔时,四天王各作是念,我以香水注火令灭,急收舍利,天上供养。】

既然火化也几近结束了,火一直在燃烧,那四大天王心里就在想:我们应该用香水浇这个火,让这个火灭了,我们好赶紧收拾点舍利,拿到天上去供养。

【作是念已,即持七宝金瓶盛满香水,复将须弥四埵,四大香洁出甘乳树,树各千围高百由旬,随四天王同时而下,至荼毗所。树流甘乳,注泻香瓶,一时注火。注已,火势转高,都无灭也。】

四大天王这样想的时候就带着七宝装饰的金瓶来了金瓶里装满了香水;他们又把须弥山四面的四大香洁的能够产生甘乳汁的树也带来了,树有千围,高有百由旬。

这四大天王带着盛满香水的七宝金瓶,带着能够喷出乳汁的这种树(高百由旬的这种树),从天上降下来,来到了火化如来的这个地方。然后,这个树就开始流出无尽的甘美的乳汁,四大天王就开始倾倒自己手里的装满香水的香瓶,开始往这个火上浇。但是没有想到,火没有被扑灭,火势更加地高了,更加地迅猛了。

【尔时,海神、莎伽罗龙王及江神、河神,见火不灭,各作是念,我取香水注火令灭,急收舍利,住处供养。作是念已,各持宝瓶盛取无量香水,至荼毗所,一时注火。注已,火势如故,都亦不灭。】

这个时候,海神、莎伽罗龙王以及江神、河神,看到火怎么不灭呀?他们就在想:我们应该也带着香水浇这个火,把这个火扑灭,我们好赶紧收点舍利到我们那个地方去供养。

这样想的时候,莎伽罗龙王以及江神、河神,他们就拿着宝瓶,宝瓶里盛了无量的香水,他们到了这个火化如来的地方,向这个火上浇。结果奇怪,浇上去这些水,火势更猛了,根本就没有灭的态势。

【尔时,楼豆语诸四天王及海神等,汝注香水令火灭者,可不欲取舍利,还本所居而供养耶?答言,实尔。】

这个时候,阿那律尊者就告诉四大天王以及海神等等人(告诉他们),阿那律尊者对四大天王及海神说:你们往这个火上浇香水的目的,是不是想赶紧取点舍利,回到你们自己所来的地方去供养佛呀?这些人回答说:是啊,我们都想赶紧取点舍利,怕以后就没了。

【楼豆语四天王言,汝大贪心。汝居天上,舍利随汝。若在天宫,地居之人如何得往而供养耶?】

阿那律尊者就对四大天王说:你们实在是有大贪心哪!你们居住在天上,舍利要是被你们带到天上去,那地上的人怎么去供养?你们想把舍利带到天上去,那地上的人供养什么呀?

【复语海神,汝等住在大海江河,如来舍利汝收取者,地居之人如何得往而供养耶?】

阿那律尊者又对海神说:你们住在大海里、住在江里、河里,如来的舍利如果都被你们收取去了,那居住在陆地上的人,他们怎么供养如来的舍利啊?

【尔时,四天王即皆忏悔,悔已各还天宫。尔时,大海江河神等皆亦忏悔,诚如圣言。悔已各还。】

这个时候,四大天王非常地惭愧。然后,就面对着佛陀的黄金宝棺、面对着阿那律尊者,进行了发露忏悔,忏悔完毕就回到天宫去了。

这个时候,大海里来的这个龙王(莎伽罗龙王)以及江神、河神,也都非常地惭愧,也都公开地忏悔,说:「诚如圣言」,圣者(尊者),您讲得对呀!真的是惭愧啊!我们是私心太重、太贪了,不好意思了。忏悔完了之后,他们就回去了。

同一个本师释迦牟尼佛教出的弟子,在修行境界上也是参差不齐,让我们无限地感慨。

愿以此功德,回向所有业重众生。愿一切众生的贪、嗔、痴早除,早日破迷开悟,成最正觉。

醍醐学院所有音频、文稿等下载地址:

1、企业微信网盘(推荐):https://drive.weixin.qq.com/s?k=AMEAKAdgAG0gCCJ0wD

不用再申请下载权限了,打开链接即可下载,非常方便。

2、自建网站网盘:http://pan2.rukongmen.com/#s/8G7dNRig

以上链接可下载也可在线收听,推荐用电脑下载。此信息可转发法布施。


本文链接:http://niepanjing.net/post/5.html

“《大般涅槃经》第283课” 的相关文章

《大般涅槃经》讲解 279

《大般涅槃经》讲解 279

第279课无上甚深微妙法,百千万劫难遭遇;我今见闻得受持,愿解如来真实义。大家好!我们继续来学习《涅槃经》。上节课谈完怎么分自己的舍利之后,涅槃法会上的一切大众都非常地难过。佛陀劝大家「莫大愁恼」!【佛复告诸大众,汝等莫大愁苦,我今于此垂欲涅槃,若戒若归、若常无常、三宝、四谛、六波罗蜜、十二因缘,有...

《大般涅槃经》讲解 250

《大般涅槃经》讲解 250

各位尊者、各位菩萨:大家好!又到了晚间的学经时间,我们继续听一下《涅槃经》第三十七卷中佛陀给我们的开示。上节课佛陀说:就好像雪山上有毒草,也有妙药王一样,众生身上有烦恼这种毒草,但是也有清净的梵行这种妙药之王。【迦葉菩萨白佛言:世尊,云何众生有清净梵行?】接下来迦叶菩萨就问佛说:世尊,为什么说众生能...

《大般涅槃经》讲解 247

《大般涅槃经》讲解 247

各位尊者、各位菩萨:大家好!很高兴我们又一起坐在这里了,水晶莲花台上的本师也坐在这里,闭上眼睛,时空穿梭回到了二千五百年前,我们的本师总是这样的讲法,跏趺而坐。有的经文里讲,他是处在狮子座上,或者处在金刚狮子宝座上,佛陀继续在跟迦叶菩萨讨论关于虚空的话题。【善男子,若有人说虚空无碍与有并合,又复说言...

《大般涅槃经》讲解 243 | 涅盘经

各位尊者、各位菩萨:大家好!我们继续来学习《涅槃经》第三十六卷。上节课佛陀说修到第四禅的圣人可能有两种倾向性:一种「乐三昧」,另一种「乐智慧」。就是一种比较喜欢或者贪爱三昧,另一种是比较喜欢或者贪爱智慧。喜欢智慧的这些圣者会进入到五净居天,喜欢三昧的这些圣者会进入到无色界。【如是二人:一者、修第四禅...

《大般涅槃经》讲解 230 | 涅盘经

各位尊者、各位菩萨:大家好!我们继续来看《涅槃经》的第三十四卷。上节课佛陀提醒我们,修行者不要过于执著法相。如果执著法相的话,「不名为善」,那是不好的,也不能摧坏各种疑惑之网,可能还增加更多的疑惑。【迦葉复言:世尊,如是人者,本自不疑,云何说言不坏疑网?】迦叶就问说,世尊啊,像那些执著法相、执著某些...

《大般涅槃经》讲解 226 | 涅盘经

各位尊者:大家好!我们继续来学《涅槃经》。今天已经到了第三十四卷,迦叶菩萨品第十二之二。大般涅槃经卷第三十四迦叶菩萨品第十二之二【善男子,菩萨二种:一者、实义,二者、假名。】佛陀对迦叶菩萨说:迦叶呀善男子,菩萨那么多,却可以分成两种:一种是真实的,一种是徒有虚名(一种是名实相符,一种是名不副实)。【...